隊伍:喵喵喵星人

組別:黑客組

所屬企業:104 資訊科技

挑戰自我,發揮想像力

為了能有與企業交流的機會,他們選擇參加梅竹黑客松黑客組,

藉由 104 的題目拼湊想像力的拼圖,找出自己的極限與可能性,

比賽儘管有挑戰性,但在其中發生的有趣事情也讓比賽變得富有趣味,

或許….這就是梅竹黑客松的魅力吧!讓彼此的靈感激盪,自己進步的同時也讓大家進步!

問:怎麼會想要選擇黑客組呢?

喵:因為黑客組可以和企業交流討論,可以藉由企業增進自己的知識和技能。

問:你們團隊有 team leader 嗎?為什麼選他呢? 順帶一提,可以簡述你們的團隊分工嗎?

喵:雖然報名時有選出隊長(團隊召集人),但我們是大家一起分工合作,分成3人寫前端和2人寫後端。

問:你們會覺得企業出的題目有挑戰性嗎?

喵:很有挑戰性,因為感覺範圍很廣,不是很明確,還是要發揮我們自己的想像力😎。

問:在參加賽前工作坊的過程中有什麼收穫嗎?

喵:工作坊可以讓我們了解題目之外,還讓我們更加明白104這個公司是在做甚麼,讓我們了解到一般人不會知道的業務範圍。(謝謝104讓我們有抽星巴克的機會😆)

問:你們在討論的過程中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喵:大家都會分享自己找工作都用過甚麼網站,滿有趣的💪

問:對出題企業和梅竹黑客松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喵:黑客松和企業辛苦了~

隊伍:GHOST

組別:交流組

志在參加,不自我侷限

不因能力高低而侷限自己的想像力,

在天馬行空中找出屬於他們的可能,

為了有更多嘗試,他們選擇了交流組,

團隊中沒有比賽的嚴肅氛圍,取而代之的是隊內活潑的氣氛。

在比賽中,GHOST享受著過程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問:首先想請問一下為甚麼會選擇交流組這個組別呢?因為之前有看過你們有比過其他黑客松比賽,所以滿好奇說怎麼沒選黑客組這樣。

🧑‍:因為我們想要做更多天馬行空的想像,也不要因為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夠充足而束縛住自己的發揮,所以沒選黑客組。

問:你們是怎麼組成這個團隊的?可不可以簡介一下大家的背景或專長?

🧑‍:其他四個人有比過黑客松,也是同一隊的隊員,但因為都是電機或資工系,書面上的能力比較不夠,所以就找了一個比較擅長文書處理的人,才組成這個團隊。

問:那隊內是如何的分工的呢?比如說有沒有隊長負責分配工作之類的?

🧑‍:隊長是我,但我都是亂分。我們是志在參加,好玩為主。

問:目前有沒有遇到甚麼難題呢?

🧑‍:難題喔...這題交給妳XD

👩‍🦰:目前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企劃可不可行。

問:那有想過怎麼解決嗎?或是找業師討論嗎?

👩‍🦰:有,有去找業師討論,但我們跟業師的想法有些落差。

🧑‍:我覺得很難在有限的討論時間內,理解雙方的想法,所以業師給的意見我們沒有把握可以做得很好。

問:這次線上比賽有沒有甚麼跟想像中不太一樣?

👩‍🦰:預約pizza!!!😍

🧑‍:欸我們等一下要不要來訂pizza?

👩‍🦰:對,就會容易分心,像我們就不會很認真打code,會一直玩你們設計的RPG娛樂活動,可是這是我們自己的錯😂

問:那我們團隊設計的RPG好玩嗎?

👨‍👩‍🦰:好玩好玩,還不錯。

🧑‍:都抽到 L夾不好玩哈哈哈。

問:最後有甚麼想要講的嗎?

🧑‍:黑客組很難嗎?

問:這...考倒我了XD 那謝謝你們今天接受訪問,祝你們比賽順利!

👨‍👩‍🦰🧑‍:謝謝~

--

--

隊伍:HackEDA
組別:黑客組
所屬企業:Supermicro

隊伍:HackEDA

組別:黑客組

所屬企業:Supermicro

沒有參加過,想來試試看!

黑客組的參賽隊伍HackEDA的組員帶著與自己研究領域有關的所學,

抱著好奇和挑戰的態度前往報名梅竹黑客松,

除了在工作方中和企業的交流獲得額外的資源外,

還獲得意外的收穫!

--

--

講者:周宇修(台灣人權促進會 會長)

這場演說中,講者從法律人的角度試圖說明在立法實務上,資訊科技與個人資訊安全應如何兼顧。講座內容可分為三個部分:前言、我國對於資訊隱私權的概念界定,最後則是具體案例之討論。

首先,講者先為我們介紹台灣人權促進會,此一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所孕育而生的組織之。在此,他強調在民主化之後,我們對於人權的想像也應當隨著社會的發展而有更深層的思考。在資訊科技的發展下,政府透過技術獲取人民各項資料,看似無害,但實則有可能幽微地影響我們的生活。

接著,則切入本次講座的核心概念。講者依循著在民國94年,釋字第603號解釋的理路,為聽眾說明有關資訊隱私權的概念界定。當年戶籍法規定,換發身分證須先提供指紋予戶政機關。就此一條文,社會曾就「換發身分證」與「提供指紋」二者之關聯性,及其立法本意有所討論。在此,資訊隱私權雖非我國憲法明文列舉之基本權利,但在釋字603號的解釋文下,資訊隱私權遂確立為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之權利。此處有三個重點:

其一,就資訊的特性而言,相較於其他可以有體物視之的權利(如財產權),資訊的散播、揭露與利用,將可能產生不可逆的結果。因此,該資訊是否能直接或間揭去辨識個人的功能便顯得至關重要。

其二,由於資訊具備上述的不可逆特性,講者乃透過解釋文的說明,強調資訊隱私權的重點並非「是否為人知悉」而在於「人民是否有自主性與主體性去考慮授權予政府」。

其三,則在於國家蒐集人民的個人資訊是否有其合理性。一方面,國家若能針對個人之生物特徵進行大規模管理與利用,也許將有利於特定政策之推行;但另一方面,也同時致使人民的隱私暴露於可能外洩之風險之中。

故而,在法律實務面上,須就公共法益及其蒐集手段等綜合面向觀之。以上述重點來討論釋字第603號的解釋爭點,我們能得知:

(1)指紋在經過大規模蒐集後,是能夠直接辨識個人之重要資訊;

(2)就當時戶籍法規定,只要換發身分證,人民並沒有權利拒絕提供此一重要資訊,顯然並無自主授權的能力;

(3)另一方面,當時行政機關以「維護治安」為由,試圖論證政府蒐集個人資料之合理性。然而在當年已然實施戶警分離的制度下,此一目的與手段顯然有所不合,加以維護之治安的目標可以用多種手段去達成。準此,大法官宣判該法條違憲,而其重要性即在於,確立我國對於資訊隱私權的概念界定。

以上述的概念去討論幾個近年發生的議題,我們將會看到幾個需要被關注的面向。在數位身分證與人臉辨識系統的概念上,與上述的論爭點有類似之處,例如,這是否為必要的國家政策?人民有沒有權利去自主授權政府?這些議題都需要社會的充分討論,其重要性與可能造成的後果才能被顯現出來。在此,講者同時釐清,科技與人權並非取捨的課題。他所關注的是,人民能不能在保有自己的同時,也能安心享有這些科技。但這些願景都需要制度上的密切配合與配套,在許多前途都尚未明朗的情況下,充分的討論都是社會在進步的過程中必要的過程。

另一個案例分享,則與疫情有所相關。講者認為,面對此次武漢肺炎之衝擊,由於台灣有SARS的經歷,因此比起其他國家,台灣人較願意在一些基本權利上有所退讓,其中勢必也包含了資訊隱私權。然而,當我們以上述的概念去檢視紓困條例第七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時,我們會發現此一條文幾乎於毫無限制。講者說明,在此,於法律實務上,通常會參照過往案例之經驗。在2003年的SARS疫情時,釋字690號明確地強調明確性、比例原則與正當程序,然而,講者認為,一方面近年資訊科技的快速發展已非當年可比,因此在手段上應有更嚴謹之定義與規範,而另一方面,在面對第二次的大型疫災,具有過往經驗情形下,法律應採更高密度的審查才較為合理。舉例而言,應明確立法限制,政府因防疫所蒐集之資訊,應限制其用途,並明確規定其銷毀程序。

講者也強調,從此時此刻,乃至於疫情之後,人民的許多資料都已經交給了政府,但與此同時,我們亦當同時思考,在必要的防疫政策能夠順利推行的條件下,我們要如何兼顧人權的保障,這將會是疫情之後,社會需要共同應對的課題。

講者|周宇修

紀錄|王致凱

--

--

講者:鄭國威 — 講者:鄭國威 泛科知識前任總編輯 泛科知識現任知識長 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長 鄭龜煮碗麵 社群經營者 前言 「我先拋給大家一個why」,凡是願意花時間來聽這場演講的人內心一定有不同的疑問,媒體思辨到底是怎麼回事?講者能給帶給我什麼?鄭國威在演講開頭說,他希望聽演講的人能先抱持一些問題,問自己是否真的有問題想獲得解答,在聽演講時心中保持一個why的,結束時收穫會更多。 狗喜歡讓人抱嗎? 鄭國威沒有馬上切入媒體思辨的內涵,一開始他向大家展示一張圖片:知名youtube頻道「眼球中央電視台」的主播視網膜在報導時抱著一隻狗,接著問大家在這張圖片看到什麼?有的人可能先注意到主播或是報導內容,而鄭國威的重點是「狗」,「這隻被抱著的狗,你們覺得牠是高興還不高興?」,站在科學角度而論,一般觀察人或動物的情緒表現,大家習慣用外在條件去判斷。鄭國威說明為什麼討論這張圖片是起因於過去某一天他的臉書朋友大量轉載抱狗的新聞,幾乎每間媒體都在報導這則新聞,雖然下的標題與解讀不同,但內容主題相去不遠。鄭國威身為一位科學傳播工作人,他想知道這則新聞的正確與否,第一步就要去了解新聞怎麼來的?要了解一個新聞的正確性,可以先問自己以下三個問題: 1.消息是誰創造的?(who?) 2.消息是用什麼方式創造出來的?(how?) 3.為什麼此時此刻讓我看到這則消息?(when? why?) 他以選舉為例,選舉正熱烈時,許多新聞可能是故意傳言,想要影響我們對候選人的觀點,因此遇到消息時可以先問自己這三個問題。

5/8 知識困境 x 科學思辨力 鄭國威
5/8 知識困境 x 科學思辨力 鄭國威

講者:王蔚瑄 — 講者:王蔚瑄 均一從創立到現在大概五年,邁入第六年。蔚瑄認為,一間不管是新創還是非營利組織,五年就可以做到團隊裡有資料科學家、AI工程師,是非常不容易的事。而在均一團隊裡面兩位主要負責資料的正職們,才來均一快三年,也就是說均一真的開始在「集中」資料、開始做事是三年前的事情而已,故發展到目前的成熟度,蔚瑄個人認為很不容易。同時蔚瑄也詳細的介紹了均一處理資料的Data team:有一個資料科學家、有一個後端工程師、有一個AI工程師,還有兩個資料分析實習生,而蔚瑄就是實習生之一。 均一的資料分析在作什麼:產品分析 均一的資料分析在作什麼呢?均一收集了非常多的資料,舉凡使用者在看影片的時後一些行為數據、老師用來看學生的成績的數據,或是學生什麼時候作了老師派的習題……這些很細節的資料均一都收得很齊。那,均一要這些數據作什麼呢?第一個是做產品分析。 以電商為例,一個產品在電商平台上線之後,不可能就只是放著。它一定會想去知道說,有多少的人來上面購物、在整個購物的流程裡顧客逛了什麼、然後到他從要下單到下單完完整的流程……由這些紀錄裡面,找出有沒有一些缺失是可以改進的。而回到均一的產品分析,在均一平台上有四種身分可以選:學生、老師、家長,以及其他,大家都可以上來均一,並不需要登入即可觀看均一上的影片。也因此,蔚瑄第一次在接觸這個任務的時候,第一個困難點就是:她要知道有多少人進來、裡面有多少人只是來逛逛便不再回來、有哪些人可能來過幾次,但看完影片之後不註冊就走了。而對蔚瑄的團隊來講,要註冊才可以知道它更細部的一些資料。所以,他們首要必須要去分析到底有多少人來均一是會註冊的、或是來多久之後他才願意註冊。接續則是去了解,註冊完之後的這群人,有多少人是active:他會不會每個禮拜都來,或者是每天都來、還是一個月只來一次,了解到底會有多少人回來。這些都關係到團隊的營運。

6/5 軟體開發 x 資料分析 王蔚瑄 演講回顧
6/5 軟體開發 x 資料分析 王蔚瑄 演講回顧